<b id="btjrb"><listing id="btjrb"></listing></b>

<thead id="btjrb"><menuitem id="btjrb"><font id="btjrb"></font></menuitem></thead>

        正在閱讀:

        周城雄:從美國經驗來看我們可能誤解了基礎研究和與創新的關系

        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

        周城雄:從美國經驗來看我們可能誤解了基礎研究和與創新的關系

        對政府而言,應該大力支持研究,但不應該區分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,因為實際上根本區分不開。也不需要區分政府力量,還是企業力量、個人力量,因為只要一個國家里搞研究的人數量足夠多,出現好成果的概率就會大得多。

        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        文丨周城雄(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研究員)

        這些年中國很多專家,包括深度影響政策制訂的人都認為,美國科技強大的根本原因是它的基礎研究很發達。先是基礎研究強大了,繼而在技術上領先,然后在產業上強大——這個線性邏輯推導出一個結果,即中國搞科研也應該先搞基礎研究,再做應用研究,再做試驗發展,即推動科技成果轉化為產品。從實際層面來看,這種認知已經直接塑造了現有的科研和產業政策。

        但是,這個認知跟歷史是相違背的。表面看起來,這個邏輯上很通順,像我們常說的基礎教育、中等教育、高等教育,很容易被接受;但實際上,這是一種想象出來的套路。

        歷史上,美國正好走了另外一條路:先是把經濟體量做到世界第一;再是工業產值世界第一;然后才是技術上世界領先;最后才是在科學理論、科學發現方面做到世界領先,也就是所謂的基礎研究世界領先。

        1871年左右,美國GDP已經是世界第一;到19世紀末,工業總產值達到世界第一。一戰前后,美國已經在技術上領先世界,涌現出了眾多世界級發明家和重大技術發明。但是,到1930年,全球共頒發了90個諾貝爾物理學獎、化學獎和醫學獎,其中只有4個頒發給了美國科學家。由于1930年代德國納粹的大規模迫害,不少歐洲頂尖科學家到了美國,因此30年代美國獲得了10個諾貝爾科學獎項,直到二戰之后美國才在所謂的基礎研究里領先。

        美國對基礎研究的強調有其特殊的歷史背景原因:第一是利益原因。二戰之后,伴隨著很多歐洲科學家的到來,美國做純科學研究的人越來越多。第二,物理學家在二戰當中發揮了很大的作用,比如雷達等很多軍事技術的出現都受益于物理學家。

        實際上,二戰之前的美國是沒有科技政策的,甚至沒有科技政策這個概念,只有農業部等一些部門對科技研發進行資助。這和西方政府的思維是一致的。從牛頓時代開始,政府就認為不應該用納稅人的錢去搞科研,因為議員們普遍認為這是個人的興趣愛好,就像唱歌、跳舞、彈琴、畫畫,不可能用公共財政去支持。所以,在二戰之前,美國政府只做了一些公益性的資助,比如地質調查、地理測繪、標準制訂等等,但目標也不在于搞科研。

        但是二戰改變了上述格局。二戰中物理學家參與得很深,戰爭快結束時,羅斯??偨y讓物理學家范內瓦·布什(Vannevar Bush)研究政府與科學家合作的未來形式,這實際上相當于讓布什來制定美國的科技政策。這使得二戰后期的物理學家不僅在科技領域影響力越來越大,也在政府和社會中扮演關鍵角色。如果能持續獲得政府資助,物理學家的影響力也將得以繼續保持和壯大。

        但布什知道,國會和政府很難答應在非戰爭時期繼續龐大的資助計劃,于是借用了農業部之前提出的“基礎研究”的概念,并提出一個“布什信條”,即基礎研究是不以應用為目的的,但是基礎研究之后就會帶來技術,有一個很好的應用前景。于是,從基礎研究到技術進步,再到產業應用,布什搭了一個線性的解釋邏輯。

        但是,這個報告當時并沒有得到美國時任總統杜魯門和國會的認可,也就沒有發揮出很大作用。后來隨著“冷戰”愈演愈烈,特別是1957年,蘇聯率先發射了人造衛星,即“斯普特尼克”時刻,嚴重沖擊了美國社會輿論,并進而影響到政府決策,“布什信條” 才真正發揮作用,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也才得以成立。

        不過,即便如此,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成立后也沒有完全遵循布什報告。很多政府部門,比如農業部、能源部、NASA、國防部的負責人都認為,專門設個部門做基礎研究是有問題的,跟實際需求不匹配。所以,美國的基礎研究大部分都在政府各個部門支持下進行,而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支持的基礎研究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,占比約六分之一。

        此外,這些部門支持的研究雖然也叫基礎研究,但跟布什所說的基礎研究是有差異的,布什所定義的基礎研究是不考慮任何應用的,自然而然地做出來成果了,后面就會帶來技術。但放在那些部門,它們所謂的基礎研究肯定跟這個領域將來的應用是密切關聯的。所以實際上美國政府的政策沒有完全按照布什的建議來。

        在實踐中,布什報告也是行不通的,只能按照美國的歷史路徑來。但是政策界可以拿布什這個線性模式來說事,影響政策領域、影響決策領域、影響國會撥款、影響政府的行為。

        但是這個報告影響力很大,超出了美國的范圍,溢出到了全世界。結果是,全世界其它地方的人、其它地方的國家反倒信了這個報告,尤其是在后發國家,如日本、韓國。但實際上,日韓和中國很像,都是先把產業慢慢做大,然后才獲得了比較多的技術突破。比如日本從2000年以后才開始連續拿諾獎,這時候日本經濟已經騰飛了,甚至都開始下滑了。在中國,拿這套話語的人群,跟制定科技政策的人群重合度很高,從而造成了認知上的正反饋。

        實際上,“基礎研究”并不是一個嚴謹的科學的概念,更準確的提法應該是理論研究或純科學研究,對應的是“應用研究”。如果按照這個邏輯定義“基礎研究”,那么基礎研究很少,而且發揮的作用也不大。歷史上第一次和第二次產業革命跟純理論或者科學的關系并不大,關聯度也不高;第三次產業革命里的微電子技術革命跟量子力學、原子方面的微觀世界的這些理論研究是有關聯度的。

        從這個角度來說,理論上的突破其實已經完成了?,F在我們正在經歷的產業革命,其實在科學理論層面沒有什么根本的變化,并沒有什么新的像量子力學、相對論這些突破性的理論出來。比如物理學差不多上百年沒有大的理論突破了,要說這些現代技術的新發展都是靠基礎研究作為前提,邏輯上很難成立。

        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并不是簡單的線性關系,斯托克斯(Donald E.Stokes)寫過一本《基礎科學與技術創新:巴斯德象限》,將研究分為四個象限:“巴斯德象限(Pasteur’s Quadrant)”,他認為基礎與應用是結合的;純基礎研究是波爾象限,就是純理論的;還有愛迪生象限,是純應用的;還有一個叫皮特森象限,他的目標既不是想有理論上的突破,也不是想應用,完全是純的自由自在的研究,但是他也是在研究。

        《基礎科學與技術創新 : 巴斯德象限》于1999年10月由科學出版社出版

        像波爾的研究,雖然不以應用為目的,但他的目標是追求有更深的科學認識、有理論突破。皮特森是搞鳥類指南,收集整理各種鳥類的標準,目標也不是理論突破,也不是拿來用,就是他的興趣,但這個東西也可能對將來的科學發展會有作用。

        這幾個象限的研究都會有可能對技術進步發揮作用,并不是簡單的按照基礎研究定義的研究才能推動技術進步??茖W技術的進步不是無中生有地創造了全新的知識,任何再復雜的知識都是最基本的知識的組合,只不過組合的復雜程度不一樣。所有有意義的科學技術成果都是產生了有價值的新組合,而大部分的新組合可能是沒有意義的。產生有意義的新組合就是個概率問題,一定要產生的新組合足夠多,才會有足夠多的有意義的新組合。

        所以支持研究的人多,就多產生新組合,產生了新組合,就會更多產生有意義的新組合。所以只要企業多支持、政府也支持、社會其他力量也支持,多支持研究,那么就會有更多的人去做這個事,產生更多的有價值成果。

        因此,對政府而言,應該大力支持研究,但不應該區分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,因為實際上根本區分不開。也不需要區分政府力量,還是企業力量、個人力量,因為只要這個國家里搞研究的人數量足夠多,出現好成果的概率就要大得多。國家資源投入是有限的,無論任何一個國家財政收入占GDP的比重一定是有一定的范圍。典型的就是前蘇聯,全是國家在投入。當然它的科技實力也很強,但是它為什么在“冷戰”跟美國的競爭中失敗,就是因為投入參與的資源單一,全靠政府;而美國是全社會的投入,除了聯邦政府,州政府、企業、私立大學和研究機構、公益基金、個人,各種力量都在投入。

        中國過去45年里,民營企業的投入規模和比重都在增加,一方面推動中國的科技力量壯大,另一方面也融入了全球的產業鏈,這使得中國在應對外部壓力時,有了更足的底氣,相對俄羅斯,我們在反卡脖子方面,反制工具也更多。

        按照統計來說,我們的民營企業所投入的絕大部分,都叫“試驗發展”,統計口徑上分為基礎研究、應用研究、試驗發展。企業部分,連應用研究都很少。因為嚴格按照定義的話,應用研究和基礎研究一樣,都是要創造新知識,現在企業的研究基本都是試驗發展,應用研究占比不到3%。

        但是,這個過程是必須要經歷的,中國絕大多數知名企業成立的時間都只有二三十年,有的甚至只是10年左右,像華為這種成立快40年、發展情況又比較好的企業,就會很自然走向應用研究,2000年前后涌現的一批互聯網企業,像騰訊、阿里、百度成立至今也在25年左右了,他們的科研投入也在進行轉型。

        相信只要我們的市場持續發展壯大,有實力的企業數量多了,就會逐漸從試驗發展向基礎研究、應用研究邁進,二者在創造新的知識上是一體的,不用做具體區分,讓企業自己去判斷就好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(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。責編郵箱:yanguihua@jiemian.com。)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,侵權必究。

        評論

        暫無評論哦,快來評價一下吧!

        下載界面新聞

        微信公眾號

        微博

        周城雄:從美國經驗來看我們可能誤解了基礎研究和與創新的關系

        對政府而言,應該大力支持研究,但不應該區分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,因為實際上根本區分不開。也不需要區分政府力量,還是企業力量、個人力量,因為只要一個國家里搞研究的人數量足夠多,出現好成果的概率就會大得多。

        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        文丨周城雄(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研究員)

        這些年中國很多專家,包括深度影響政策制訂的人都認為,美國科技強大的根本原因是它的基礎研究很發達。先是基礎研究強大了,繼而在技術上領先,然后在產業上強大——這個線性邏輯推導出一個結果,即中國搞科研也應該先搞基礎研究,再做應用研究,再做試驗發展,即推動科技成果轉化為產品。從實際層面來看,這種認知已經直接塑造了現有的科研和產業政策。

        但是,這個認知跟歷史是相違背的。表面看起來,這個邏輯上很通順,像我們常說的基礎教育、中等教育、高等教育,很容易被接受;但實際上,這是一種想象出來的套路。

        歷史上,美國正好走了另外一條路:先是把經濟體量做到世界第一;再是工業產值世界第一;然后才是技術上世界領先;最后才是在科學理論、科學發現方面做到世界領先,也就是所謂的基礎研究世界領先。

        1871年左右,美國GDP已經是世界第一;到19世紀末,工業總產值達到世界第一。一戰前后,美國已經在技術上領先世界,涌現出了眾多世界級發明家和重大技術發明。但是,到1930年,全球共頒發了90個諾貝爾物理學獎、化學獎和醫學獎,其中只有4個頒發給了美國科學家。由于1930年代德國納粹的大規模迫害,不少歐洲頂尖科學家到了美國,因此30年代美國獲得了10個諾貝爾科學獎項,直到二戰之后美國才在所謂的基礎研究里領先。

        美國對基礎研究的強調有其特殊的歷史背景原因:第一是利益原因。二戰之后,伴隨著很多歐洲科學家的到來,美國做純科學研究的人越來越多。第二,物理學家在二戰當中發揮了很大的作用,比如雷達等很多軍事技術的出現都受益于物理學家。

        實際上,二戰之前的美國是沒有科技政策的,甚至沒有科技政策這個概念,只有農業部等一些部門對科技研發進行資助。這和西方政府的思維是一致的。從牛頓時代開始,政府就認為不應該用納稅人的錢去搞科研,因為議員們普遍認為這是個人的興趣愛好,就像唱歌、跳舞、彈琴、畫畫,不可能用公共財政去支持。所以,在二戰之前,美國政府只做了一些公益性的資助,比如地質調查、地理測繪、標準制訂等等,但目標也不在于搞科研。

        但是二戰改變了上述格局。二戰中物理學家參與得很深,戰爭快結束時,羅斯??偨y讓物理學家范內瓦·布什(Vannevar Bush)研究政府與科學家合作的未來形式,這實際上相當于讓布什來制定美國的科技政策。這使得二戰后期的物理學家不僅在科技領域影響力越來越大,也在政府和社會中扮演關鍵角色。如果能持續獲得政府資助,物理學家的影響力也將得以繼續保持和壯大。

        但布什知道,國會和政府很難答應在非戰爭時期繼續龐大的資助計劃,于是借用了農業部之前提出的“基礎研究”的概念,并提出一個“布什信條”,即基礎研究是不以應用為目的的,但是基礎研究之后就會帶來技術,有一個很好的應用前景。于是,從基礎研究到技術進步,再到產業應用,布什搭了一個線性的解釋邏輯。

        但是,這個報告當時并沒有得到美國時任總統杜魯門和國會的認可,也就沒有發揮出很大作用。后來隨著“冷戰”愈演愈烈,特別是1957年,蘇聯率先發射了人造衛星,即“斯普特尼克”時刻,嚴重沖擊了美國社會輿論,并進而影響到政府決策,“布什信條” 才真正發揮作用,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也才得以成立。

        不過,即便如此,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成立后也沒有完全遵循布什報告。很多政府部門,比如農業部、能源部、NASA、國防部的負責人都認為,專門設個部門做基礎研究是有問題的,跟實際需求不匹配。所以,美國的基礎研究大部分都在政府各個部門支持下進行,而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支持的基礎研究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,占比約六分之一。

        此外,這些部門支持的研究雖然也叫基礎研究,但跟布什所說的基礎研究是有差異的,布什所定義的基礎研究是不考慮任何應用的,自然而然地做出來成果了,后面就會帶來技術。但放在那些部門,它們所謂的基礎研究肯定跟這個領域將來的應用是密切關聯的。所以實際上美國政府的政策沒有完全按照布什的建議來。

        在實踐中,布什報告也是行不通的,只能按照美國的歷史路徑來。但是政策界可以拿布什這個線性模式來說事,影響政策領域、影響決策領域、影響國會撥款、影響政府的行為。

        但是這個報告影響力很大,超出了美國的范圍,溢出到了全世界。結果是,全世界其它地方的人、其它地方的國家反倒信了這個報告,尤其是在后發國家,如日本、韓國。但實際上,日韓和中國很像,都是先把產業慢慢做大,然后才獲得了比較多的技術突破。比如日本從2000年以后才開始連續拿諾獎,這時候日本經濟已經騰飛了,甚至都開始下滑了。在中國,拿這套話語的人群,跟制定科技政策的人群重合度很高,從而造成了認知上的正反饋。

        實際上,“基礎研究”并不是一個嚴謹的科學的概念,更準確的提法應該是理論研究或純科學研究,對應的是“應用研究”。如果按照這個邏輯定義“基礎研究”,那么基礎研究很少,而且發揮的作用也不大。歷史上第一次和第二次產業革命跟純理論或者科學的關系并不大,關聯度也不高;第三次產業革命里的微電子技術革命跟量子力學、原子方面的微觀世界的這些理論研究是有關聯度的。

        從這個角度來說,理論上的突破其實已經完成了?,F在我們正在經歷的產業革命,其實在科學理論層面沒有什么根本的變化,并沒有什么新的像量子力學、相對論這些突破性的理論出來。比如物理學差不多上百年沒有大的理論突破了,要說這些現代技術的新發展都是靠基礎研究作為前提,邏輯上很難成立。

        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并不是簡單的線性關系,斯托克斯(Donald E.Stokes)寫過一本《基礎科學與技術創新:巴斯德象限》,將研究分為四個象限:“巴斯德象限(Pasteur’s Quadrant)”,他認為基礎與應用是結合的;純基礎研究是波爾象限,就是純理論的;還有愛迪生象限,是純應用的;還有一個叫皮特森象限,他的目標既不是想有理論上的突破,也不是想應用,完全是純的自由自在的研究,但是他也是在研究。

        《基礎科學與技術創新 : 巴斯德象限》于1999年10月由科學出版社出版

        像波爾的研究,雖然不以應用為目的,但他的目標是追求有更深的科學認識、有理論突破。皮特森是搞鳥類指南,收集整理各種鳥類的標準,目標也不是理論突破,也不是拿來用,就是他的興趣,但這個東西也可能對將來的科學發展會有作用。

        這幾個象限的研究都會有可能對技術進步發揮作用,并不是簡單的按照基礎研究定義的研究才能推動技術進步??茖W技術的進步不是無中生有地創造了全新的知識,任何再復雜的知識都是最基本的知識的組合,只不過組合的復雜程度不一樣。所有有意義的科學技術成果都是產生了有價值的新組合,而大部分的新組合可能是沒有意義的。產生有意義的新組合就是個概率問題,一定要產生的新組合足夠多,才會有足夠多的有意義的新組合。

        所以支持研究的人多,就多產生新組合,產生了新組合,就會更多產生有意義的新組合。所以只要企業多支持、政府也支持、社會其他力量也支持,多支持研究,那么就會有更多的人去做這個事,產生更多的有價值成果。

        因此,對政府而言,應該大力支持研究,但不應該區分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,因為實際上根本區分不開。也不需要區分政府力量,還是企業力量、個人力量,因為只要這個國家里搞研究的人數量足夠多,出現好成果的概率就要大得多。國家資源投入是有限的,無論任何一個國家財政收入占GDP的比重一定是有一定的范圍。典型的就是前蘇聯,全是國家在投入。當然它的科技實力也很強,但是它為什么在“冷戰”跟美國的競爭中失敗,就是因為投入參與的資源單一,全靠政府;而美國是全社會的投入,除了聯邦政府,州政府、企業、私立大學和研究機構、公益基金、個人,各種力量都在投入。

        中國過去45年里,民營企業的投入規模和比重都在增加,一方面推動中國的科技力量壯大,另一方面也融入了全球的產業鏈,這使得中國在應對外部壓力時,有了更足的底氣,相對俄羅斯,我們在反卡脖子方面,反制工具也更多。

        按照統計來說,我們的民營企業所投入的絕大部分,都叫“試驗發展”,統計口徑上分為基礎研究、應用研究、試驗發展。企業部分,連應用研究都很少。因為嚴格按照定義的話,應用研究和基礎研究一樣,都是要創造新知識,現在企業的研究基本都是試驗發展,應用研究占比不到3%。

        但是,這個過程是必須要經歷的,中國絕大多數知名企業成立的時間都只有二三十年,有的甚至只是10年左右,像華為這種成立快40年、發展情況又比較好的企業,就會很自然走向應用研究,2000年前后涌現的一批互聯網企業,像騰訊、阿里、百度成立至今也在25年左右了,他們的科研投入也在進行轉型。

        相信只要我們的市場持續發展壯大,有實力的企業數量多了,就會逐漸從試驗發展向基礎研究、應用研究邁進,二者在創造新的知識上是一體的,不用做具體區分,讓企業自己去判斷就好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(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。責編郵箱:yanguihua@jiemian.com。)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,侵權必究。
        久久久99久久久国产自输拍_97se亚洲综合一区二区_久久久久久久久一本门道_99re视频热这里只有精品38
        <b id="btjrb"><listing id="btjrb"></listing></b>

        <thead id="btjrb"><menuitem id="btjrb"><font id="btjrb"></font></menuitem></thead>